焰火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失控沦陷!疯批大佬破戒求抱抱在线阅读 - 第十四章 听话的傀儡

第十四章 听话的傀儡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瞪着双眼,死咬着下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好…好一个卖好!

        项家家大业大,不可能连温家如何待她的都不知道。偏偏要拿着母亲的遗物威胁,让她推杯举盏当个公关,给温家换资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,无非是剖心!

        血淋淋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还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母亲的遗物轻轻晃动,只要项景何想,下一秒就会掉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拼命抑制着狂怒,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只剩下这点价值了。明天下午五点,记得把自己打扮的好看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凉薄的语调冷冷响起,随后,母亲的遗物被放在地上,一旁的胶带已经被扯开了些,露出里面泛着光的黑色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失而复得,珍惜的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连一个眼神,都不愿意再给项景何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身,突然挑起眼皮,扯开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让我乖乖听话?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东西拿回来了,没有把柄,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收到温声笙的约见时,才刚刚醒。距离她们上次见面,已经过去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在约定的博物馆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一见到温声笙,就抛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声声,最近你怎么都不联系我,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那天回去之后,温声笙给她发了一条消息,没有主动联系之前不要发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虽然不理解,但是想到温声笙可能有事,就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终于找到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身着一件稍微有些紧身的衣服,将微微突出的肚子,绷得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笑了,笑容并不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姐,今天约你出来,想让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没问,只是点头:“好,你说我要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时间多,在这之前,有些事情我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怀孕了,在三个月前被温念柔下药与项景何苟合一夜,一发入魂。这个孩子是项家的,我现在有这个把柄,项家不会拿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我从温家搬出来了,他们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,但是我这边有项家的限制,不能独自行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姐,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查人好说……不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陡然提高了音量:“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项家没有对你做什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尽量独善其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边说,边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善其身?

        呵!

        最好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项景何分明不会让她好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不打算把这些肮脏的事告诉萧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至少在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前我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心疼的瞧着眼前这个身形单薄的女孩儿:“说吧,查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温氏的一个人,蒋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的速度很快,第二天就发来了一部分的文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,一段语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一个人渣,而且似乎在进入公司之前与你温楚琰有过联系。再深入的不好找,我尽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文件里,蒋晁左拥右抱,素有温文尔雅美誉的他对着衣着暴露的女人露出堪称痴迷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身旁,站着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处二十多年,温声笙几乎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挽月。

        照片拍摄的时间在十年前,当时母亲还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陡然捏紧手机,门口传来了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,看到张悦站在原地,对着温声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今天您有一个宴会需要参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待会儿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人走,温声笙才打开手机,一番操作之后,明挽月的脸清晰的出现在ar合成的视频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乍一看,和照片上,别无二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保存,拷贝,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下,温声笙一眼就看到了两个衣架摆在面前,上面挂满了各种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悦道:“夫人,这些衣服是少爷亲自挑出来的,您今天要选择一条去宴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没多大兴趣,随手拿出一条并不显眼的淡粉色,抽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全貌之后,才发现这是一条长及脚踝的公主裙。缎面的廓形力挺,版型设计的非常巧妙,几乎掩盖住了肚子的形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搭配上造型师的设计,一颦一笑灵动少女,走在秋日的阳光下,又多了一丝韵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没想到,这次的宴会,是在露天泳池的场地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被直接领进一个包厢,推开门。项景何穿着一身灰色西装,勾勒出傲人的体格。此时微微眯着眼睛,打量温声笙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洁的手臂裸露在外。带气死死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身上还披着车里备着的围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项景何的眼神,愈发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不明所以,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伸出手,温声笙下意识躲开,却并未感受到那股令人窒息的味道。反倒是肩头一凉,温声笙睁开眼,对上男人要吃人般凶狠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允许你用这条围巾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疯子吧?!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车里备用的,要是不能用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围巾一直放在车里,没有任何的特殊标记,才擅自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她都想不到这条围巾,很有可能是项景何的,而且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回想起司机给她的时候,一闪而过的表情,只能吃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项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项少好呀,您也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-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包间里,突然陆陆续续涌进一大群人,看起来年纪偏大,有四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,温声笙认得,这里面有一个人正是负责城西那块规划用地的经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谁,突然邪笑:“这位妞长得好看呀!项少好眼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人被瓷杯打倒。

        速度极快,正中男人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倒地的男人看向项景何,欲言又,可是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说了女人几句话,难不成他们猜错了?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倒是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猜不透男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叫她来伺候人,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,只当背景板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倒也自在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,也可以听到关于城西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城西远些年只不过是郊区,临近工业城市,转型非常困难。就在一年前,上头突然松口,将一部分的规划用钱投进城西,全部商人都想分一杯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