焰火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失控沦陷!疯批大佬破戒求抱抱在线阅读 - 第七章 试探

第七章 试探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双眸极黑,深不见底,仅是一眼,汗毛竖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项先生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俯低了身子,将温声笙娇小的身形遮盖了大半,独属这个男人的冷冽香味扑鼻而来,声音低沉冰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恍然想起今天脱口而出的二字,只觉得脸热。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步步逼近,用着力气将她推至身后白墙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掌游离腰间,带着丝丝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···老公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项景何脸色骤变,风雨欲来:“认清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不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进退得当,顺着意思:“我不会有另外的心思。这次···是个例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话音落下,钳制腰间的力度霎然松开,温声笙一口气还没松下来,双腿间突然顶进一抹黑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休闲运动裤下,是强劲有力的大腿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曾经亲眼看到一身俊美的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刃有余顶住墙壁,触及腿间柔软的肌肤激起阵阵颤栗,进退不得,连动一下都是奢侈。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性格多变,难以琢磨。手段狠厉残忍至极,即使被他当做“朋友”的人也要无时无刻注意着项景何的每一句话,生怕什么时候把这个疯子惹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再怎么善弄人心,也不过认识一两天,温声笙深知这位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不能却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放开我吗?我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扬起头,直勾勾望着眼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微勾起下巴,锋利的轮廓背着灯光,看得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张脸完美得无懈可击,几乎涵盖当下对男士的赞美词。唯一的缺点是太冷了,对着这张脸,起不了任何暧昧的心思,只会想着如何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的视线从温声笙脸上扫过,落在床边被细心安置好的古董花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瓶被玻璃罩覆盖,无死角防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小户人家出来的乡巴佬一举拿下最贵的花瓶,没有起售卖的心思,而是纯粹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顺着项景何的目光,看过去,慌了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温声笙出口,项景何掐着她的下巴,将目光定在远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···嗯····!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温小姐,不妨解释一下,你供着这个花瓶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仿佛恶魔低语,另外一只手力道温柔,抚摸着身下的白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撕裂的体验,温声笙觉得被放置在两个世界。在此之前,她从未想过,有人居然可以如此从容的分裂人格!

        望进那双隐隐透着欲望的双眸,温声笙似乎摸到了一个难以言说的猜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似乎特别喜欢她的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硬着头皮说:“他···太贵了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手上的力气陡然加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着,我不喜欢有秘密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死亡威胁的恐惧难以言喻,温声笙只知道手有些抖,她强撑着理智,低头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喜欢有难以启齿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曾是天真灿烂,不知世事的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抬起头来,温声笙眼底流露出深深的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敢。温家与您地位相差极大,可以嫁过来,已经是我的荣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仿佛,那个誓死不愿的人,被她亲手杀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意味不明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钳制着身体的力道瞬间松开,没有了支撑,温声笙软着身子靠着墙壁缓缓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脸上,依然挂着臣服:“您放心,我会谨记自己的身份,绝对不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夜,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蛰伏,谁也不知道会再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在地上静静坐着,直到力气恢复,才重新洗干净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猛得睁开双眼,身体机能尽数恢复,胸口不停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悦吓了一跳,空中的双手张开,不知道怎么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不好意思!我是来叫您吃饭的,没想到会吓到您,刚才您好像在做噩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这才发现,脸上冒出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摇头:“没事,我今天起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向一旁的大理石钟表,时间已经指向九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悦又笑又愁:“今天少爷也在这里吃早餐了,还问了夫人呢,夫人要不要现在下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里话外,似乎都在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项景何在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才经历过昨天的威胁,温声笙不想再接触项景何,触及张悦压抑的笑容。微微一笑,没有打破她的美好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些再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悦可惜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打开手机,里面跳出来好些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回家那这辈子都别回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贱人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面无表情,点进最上面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学妹,我要回京城了,姐姐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呢人呢,我的大宝贝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表情柔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姐,你什么时候回来,我和你约个时间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秒速发来一个视频,接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打扮火辣的女人面朝大海,绽放着灿烂的笑容,旁边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外籍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贝!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失笑,开门见山:“你的交换学习时间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就读京大的古董专业,萧星是上一届的学姐,去年经过交换前往马力欧学习,温声笙算着时间,也快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直笑,明媚阳光的脸蛋愈发的吸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现在我就在京城,什么时候有时间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一向风风火火,速度快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约了下午在市中心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声笙半个小时之后下去,与昨日的打扮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袭白色长裙轻松搭在脚踝上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金色的脚链,走起路轻轻摇曳。

        纯洁圣雅,一颦一笑之间,都是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悦嘴巴微微张大,似乎觉得冒犯,很快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的佣人面上浮现出淡淡的厌恶,对比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项家是名门大家,背后的财力巨大,自然不会对她一个肚子里怀着掌权人亲生孩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今天,多了许多没见过的菜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