焰火小说网 - 历史小说 -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- 第40章:演示缝合之术

第40章:演示缝合之术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带着找荷儿借来的针线来到卢国公府,报上名号,下人早接到通知,赶紧领着进府,穿过一个花园来到后院会客厢房,隔着一段距离就听到阵阵豪爽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门口,阵阵酒气扑面,几名国公正跪坐喝酒,地上放着几个喝空的酒坛,分餐制,每个人案台上放着一个瓮,程咬金作为主人,丝毫不顾形象,正拿着一大块牛肉大嚼,一手拿着一坛酒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秦怀道进来,大家停止说话,放下酒坛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侄见过几位世伯!”秦怀道进屋行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快进来坐,尝尝老夫收藏多年的三勒浆,这可是西域传来的好酒。”程咬金作为主人,起身相迎,一边欣喜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在空位上坐下,有人送来酒和一个瓮,瓮里面放着煮熟的牛肉,秦怀道很自觉地倒了一小碗举起说道:“各位世伯,小侄来晚,当罚酒一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比你爹强,喝了!”程咬金见秦怀道这么上道,兴奋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靖提醒道:“此酒性烈,悠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前世在军中高度酒都是用大碗直接喝,一点不担心,一口闷下去,顿时眉头皱起来——就这?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想象中火辣的感觉,最多二三十度,而且味道说不出来的怪,不知道添加了什么东西酿造而成,出于礼貌,秦怀道不得不将酒咽下去,顿时没了兴趣,但还是礼节性地重新倒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秦怀道特意看了看,发现酒水不够清冽,带点淡淡的米黄色,有些浑浊,一看就是提纯不够,果然,开烧烤吧顺带卖酒的思路没问题,也不点破,问道:“程伯伯,能不能让人准备一块生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生肉干什么,生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缝合之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明白了。”程咬金反应过来,赶紧去张罗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也不喝了,纷纷起身围拢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下人送来一块生牛肉,带皮的,秦怀道找人借来短刀,随时一划,肉皮绽开一个小口,秦怀道指着小口子说道:“各位世伯,这口子和人受伤相仿,咱们就以此做缝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相仿,快快演示。”李靖急切地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打起精神,生怕错过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掏出针线,熟练地穿线,尾端打结,然后下针,一番穿针引线,绽开的伤口被线收拢,等缝合好最后一针后秦怀道打了个结,将线用短刀斩断,看了眼众人,一个个目光闪烁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混到大唐国公地位,没人是傻子,理解力非常强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李靖感慨道:“化二为一,暗合阴阳合一之道,此法简单至极,生活中处处可见,为何从未有人想到,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是很简单,这样真的能行?”程咬金不确定地看向秦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解释道:“绽开的皮肉被收紧后,一来起到止血的作用,二来方便皮肉愈合在一起,分开的皮肉可不好愈合,当然,缝合之前针线必须消毒,因为这上面有肉眼看不见的病毒,会造成感染,特别是生锈的针,绝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道理,锈迹斑斑的箭矢伤人比新箭矢更快感染,发烧,无法医治,是不是同样道理?”李靖追问道,作为军人,李靖见过太多感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一脸笃定道:“没错,锈会造成更大感染,败坏血液,几乎无解,针线缝合前要煮沸消毒,伤口缝合前最好也消毒,用高度酒,三勒浆不行,度数不够,缝合后马上包扎,不要粘冷水,吹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高度酒怎么办?”李靖迫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头我想想办法,看能不能酿造出高度酒,再配合膏药用纱布一起包扎在伤口位置,活命几率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会酿高度酒?”程咬金惊讶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度米酒大家喝多了,市场上随处可以买到,会酿不奇怪,这高度酒大唐都没用,区区少年怎么可能会?大家满是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猛然反应过来又表现过头了,好在有经验,马上圆场道:“小侄偶遇秦岭术士洞府,不仅得了神兵,医书,还有一本格物秘典,里面记载不少技艺,但不曾试过,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心中暗自松了口气,有了这番说辞,以后再拿出什么东西就有借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不疑有他,毕竟医术已经证明过,李靖有些激动地说道:“小子,尽快弄出来,大唐每年不知道多少人因此而死,老夫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但又无能为力,如果可行,功德无双,大唐百万将士都感念你的大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话意有所指,但在屋子里的都是彼此信任的老兄弟,不怕传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也是军人,自然乐意帮军人,但酿高度白酒非一朝一夕之功,需要好好回忆一下细节,准备工具,多试几次才有把握,费时费力,但还是答应道:“世伯放心,小子知道轻重,一定尽快研究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不愧是秦兄弟的儿子,虎父无犬子,以后有什么事需要相助,直接来府上找。”李靖满意地说道,给出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、尉迟恭也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怀道知道这个承诺很重,虽然酒难喝,但还是举碗敬酒,礼不可废,接下来,大家随意的闲聊起来,说的都是以往趣事,没人提王家,也没人问秦怀道现在有什么困难,是否需要帮助之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疏离,而是给予秦怀道足够信任和尊重,将秦怀道当大人、一家之主平等相待,大人之间,谁会傻傻地问别人要不要帮忙?那是看不起人!

        三勒浆实在喝不习惯,秦怀道陪了一会儿,便找个借口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也不多留,直接安排人护送,这份默默的关切让秦怀道很感动,等走到府邸门口,正好贾有财和罗章带着一干护卫过来,程府护卫告辞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,您喝酒啦,要不要紧?”贾有财上来搀扶,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,情况如何?”秦怀道拒绝搀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发下去了,大家不敢收,说替少主保管,随时拿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拿回之礼,告诉他们安心拿着就是,都是命换来的,没什么不好意思。”秦怀道不在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进府,秦怀道直奔西院而去,精铁已经买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西院响起叮叮当当的打铁声。